湖南集成商業公裝領跑者!湖南裝修公司標桿企業 卓昊裝飾專項:辦公室裝修、辦公室設計、湖南辦公室裝修設計、寫字樓裝修、酒店 裝修、餐飲裝修、商業賣場裝修、娛樂會所裝修
行業動態

論企事業與家在風水及應用

作者:卓昊裝飾     瀏覽量:次     發布時間:2019年08月05日

松是古今被詠贊的植物。《花鏡》云:“松為百木之長,……多節永年,皮粗如龍麟,葉細如馬鬃,遇霜雪而不凋,歷千年而不殞”,宋代王安石在《字說》說:“松為百木之長,猶公也。故字從公。”有人拆字“松”為十八公,元代馮子振寫有《十八公賦》,明代洪璐著有《木公傳》,現代革命家和軍事家陶鑄也寫有“松樹的風格”等等。史載秦始皇巡游泰山,風雨驟至,在大松下避雨,后來封此樹為“五大夫”,后人稱此樹為“五大夫松”。《幼學故事瓊林》云:“竹稱君子,松號大夫”,語亦由此來。松耐寒耐旱,陰處枯石縫中可生,冬夏常青,凌霜不凋,可傲霜雪。松能長壽不老,民俗祝壽詞常有“福如東海長流水,壽比南山不老松”。在書畫中常有“歲寒三友”(松、竹、梅),以示吉祥。在書畫、器具、裝飾中常有“松柏同春”、“松菊延年”、“仙壺集慶”(松枝、水仙、梅花、靈芝等集束瓶中)。松是廣泛被視為吉祥的樹種。



有貞德者,故字從白。白,西方正色也。“不同流合污,堅貞有節,地位高潔。”王安石在《字說》中云:“柏猶伯也,故字從白”。松為“公”,柏為“伯”,在“公侯伯子男”五爵中,伯列第三位,柏也比作“位列三公”。《風俗通》載:魍魅喜食死人肝腦,懼于虎、柏。故陰宅陵墓多植柏立石虎。民間習俗也喜用柏木“避邪”。《本草綱目》說“元旦以之浸酒避邪”(“柏性事凋而耐久,稟堅凝之質,乃多壽之木,是以可入服食,道家以之點湯常包飲,元旦以之浸酒避邪,皆取于些。麝食之而體香,毛女食之而體輕,亦其之正驗矣。(毛女,《抱樸子》載,成帝時,獵人在終南山見一裸女,全身毛,跳澗如飛,后合圍捕獲。問之,是秦之宮女,避亂逃入山中,饑無食,一老翁教食柏樹葉實,遂不饑不寒,體輕如飛。至漢成帝時應已三百歲矣!)”《列仙傳》也說“赤須子好食柏實,齒落更生”,“服柏子人長年。”《漢宮儀》云:“正旦飲柏葉酒上壽”。在民俗觀念中,柏的諧音“百”是極數,極言其多其全,諸事以百蓋其全部:百事、百鳥、百川等。故吉祥圖案常見有:柏與“如意”圖物合為“百事如意”,柏與桔子合成“百事大吉”(桔、吉音近)。《西湖游覽志》有云:“杭州習俗,元旦簽柏枝、柿餅以大桔承之,謂百事大吉。取柏、柿、大桔與百事大吉同音故也。”

桂多生于中國南方,其丹桂、金桂、銀桂、月桂、緬桂、柳葉桂等多種。其中,丹桂、金桂、銀桂以花色紅、黃、白而得名。桂鄉在八月(農歷)開花。故又將八月稱為“桂月”。桂花香氣襲人,可作茶飲,可用藥餌。習俗將桂視為祥瑞植物。歷來將科舉高中稱為“月中折桂”、“折月桂”。舊稱子孫仕途昌達,尊榮顯貴為“蘭桂齊芳”。五代時燕山的竇禹鈞生五個兒子,相繼成材。大臣馮道贈詩曰:“燕山竇十郎,教子有義方,靈椿一枝老,丹桂五枝芳”。《三字經》也錄史實有“竇燕山,有義方,教五子,名俱揚”。

桂音諧“貴”,有榮華富貴之意。有的習俗,新婦戴桂花,香且“貴”。桂與蓮籽合圖,為“連生貴子”;桂與壽桃合圖為“貴壽無極”等等。桂有吉祥寓意,源自諧音。

但植物學生理習性,桂喜素厭膩,適于成長在無油膩的書院、寺廟中、家宅庭中不茂。

椿

被視長壽之木,屬吉祥。《莊子。逍遙游》云:“上古有大椿者,以八千歲為春,八千歲為秋”。可見椿之壽考。《本草綱目》曰:“椿樗易長而多壽考”。人們常以“椿年”、“椿令”祝長壽。唐代錢起的《柏崖老人》詩云:“帝力言何有,椿年喜漸長”。宋代柳永的《御街行》詞云:“椿令無盡,蘿圖有慶,常作乾坤主。”自古壽聯有:“筵前傾菊釀;堂上祝椿令”。“椿樹千尋碧;蟠桃幾度紅。”“大椿常不老,叢桂最宜秋”等。因椿樹長壽,習慣常喻父親。唐時牟融《送徐浩》詩云:“知君此去情偏切,堂上椿萱雪滿頭”。上文(桂,馮道贈竇禹鈞的詩)中的“靈椿一枝老,丹桂五枝芳”也是指椿喻父。椿喻父,萱指母,明代朱權《金釵記》有云:“不幸椿庭有喪,深賴萱堂訓誨成人。”此外,有的地區(如山東魯西南)除夕夜有兒童摸椿樹和繞椿樹轉以求長高又長壽的民俗。

民間俗諺有:“門前一棵槐,不是招寶,就是進財”。視為吉祥樹種。被認為是“靈星之精”,有公斷訴訟之能。《春秋元命苞》云:“樹槐聽訟其下”。戲曲《天仙配》也有槐蔭樹下判定婚事,后又送子槐下的情節。《花鏡》云:“人多庭前植之,一取其蔭,一取三槐吉兆,期許子孫三公之意”。另外,槐亦可藥用。《本草綱目》云:“槐初生嫩芽,可炸熟水淘過食,亦可作飲代茶。或采槐子種畦中,采苗食之亦良”。《抱樸子》云:“此物至補腦,早服之令人發不白而長生”。《名醫別錄》云:“服之令腦滿發不白而長生”。槐樹益人,綠化常用,亦為風水布置所不可少。

梧桐

梧桐是桐樹之一種。桐有油桐、泡桐、紫花桐、白花桐、梧桐等。桐之用途很多,陳翥在《桐譜》中說:“桐之材,采伐不時而不蛀蟲,漬濕所加而不腐敗,風吹日曬而不折裂,雨濺污泥而不枯蘚,干濡相兼而其質不變,楠雖壽而其永不敵,與夫上所貴者舊矣。”油桐可榨油,泡桐最遮蔭,梧桐宜制琴。王充在其《論衡》中說:“神家皇帝削梧為琴”。《詩經。庸風定之方中》上說:“樹之榛栗,椅桐梓,爰伐琴瑟。”《齊民要術》說:“梧桐山石間生者,為樂器則鳴。”《后漢書》載有:“蔡邕泰山行,見焚桐,聞爆聲曰:”此良木也‘,取而為琴“,是為”焦尾“,名琴。(至今洋提琴故作”焦尾“漆色狀,不知從何傳起?筆者無知矣!)梧桐被視為”靈樹“,具有應驗時事之能。《太平御覽》引《王逸子》說:”扶桑、梧桐、松柏,皆受氣淳矣,異于群類也“。《禮豐威儀》說:”其政平,梧桐為常生“。《瑞應圖》說:”王者任用賢良,則梧桐生于東廂“,相反對”梧桐不生,則九州異主“。梧桐靈性還有它能知歲時,《花鏡》上說:”此木能知歲時,清明后桐始畢(畢字,古華、花同字――筆者注)桐不華,歲必大寒。立秋地,至期一葉先墜,故有’梧桐一葉落,天下盡知秋‘之句。“司馬光《梧桐》詩曰:”初聞一葉落,知是九秋來。“《花鏡》載有:梧桐”每枝十二葉,一邊六葉,從下數一葉為一月,有閏月則十三葉。視葉小處,即知閏何月也“。梧桐的靈性,傳說能引來鳳凰。《詩經。大雅。卷阿》云:”鳳凰嗚矣,于彼高岡。梧桐生矣,于彼朝陽。“宋代鄒博的《見聞錄》說:”梧桐百鳥不敢棲,止避鳳凰也。“中國的龍、鳳,在神話傳說中,鳳是神鳥。能引來鳳凰的梧桐,自然是神異的植物。祥瑞的梧桐常在圖案中與喜鵲合構,諧音”同喜“,也是寓意吉祥。

按現代植物分類學,竹屬禾本植物。中國古人卻對竹有特殊評論,加入人文觀點。在晉戴凱的《竹譜》上說:竹“不柔不剛,非草非木”。歷代對竹的詩詞歌賦,佳頌迭出。竹與民生關系密切,竹材可資用于建屋、制筆、造紙、家具、雕繪。《花鏡》認為:“值霜雪而不凋,歷四時而常茂,頗無妖冶,雅俗共賞。”文人將竹視為賢人君子。白居易在其《養竹記》中說:“竹似賢,何哉?竹本固,固以樹德,君子見其本,則思善見不拔者。竹心空,空以體道,君子見其心,則思應用虛受者。竹節貞,貞以立志,君子見其節,則思砥礪名行,夷險一致者。夫如是,故號君子。”竹的高風亮節,令人愿與賢者居,故有“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”之詞。在中國竹文化中,把竹比作君子,國畫中,常將松、竹、梅稱為“歲寒三友”。而“五清圖”是松、竹、梅、月、水,“五瑞圖”是松、竹、萱、蘭、壽石,常顯于畫家筆端。

竹種浩繁,類別上百。許多竹,都已寓有文化意蘊。如:斑竹(湘妃竹)、慈竹(亦稱孝竹、子母竹)、羅漢竹、金鋃玉竹、天竹(天竺、南大竹)等等。如將天竹加南瓜、長春花合成圖案,諧音取意可構成“天地長春”、“天長地久”的寓意。竹又諧音“祝”,有美好祝福的習俗意蘊。

合歡

合歡:屬落葉喬木,羽狀對偶復葉,夜間雙雙閉合,夜合晨舒,象征夫妻恩愛和諧,婚姻美滿。故稱“合婚”樹。漢代開始,合歡二字深入中國婚姻文化中。有合歡殿、合歡被、合歡帽、合歡結、合歡宴、合歡杯。詩聯有:“并蒂花開連理樹,新醅酒進合歡杯”。合歡被文人視為釋仇解憂之樹。《花鏡》上說:“合歡,一名蠲人忿,則贈以青裳,青裳一名合歡,能忘忿”。嵇康的《養生論》也嘗謂:“合歡蠲忿,萱草忘憂”。因多“種之庭階”,適于宅旁庭院栽植。

棗為中國民居宅旁常見樹種。木硬,可制器具,可為木刻雕版。古書曾稱“棗本”。果可食用,可“補中益氣,久服神仙”(《本草經》)。棗樹生果極早,幼樹可結果。北方民諺有:“桃三杏四梨五年,棗樹當年即出錢”,言其結果之速。棗諧音“早”,民俗嘗有棗與栗子(或荔枝)合組圖案,諧音“早立子”。婚禮中,有將棗與桂圓合組禮品,諧音“早生貴子”,新婚“撒帳”用棗、栗子、花生等以圖吉利。

栗子可食用,可入藥,陽性。古時用栗木作神主(死人靈牌),稱宗廟神主為“栗主”。古人用以表示婦人之誠摯,《禮記。曲禮》上說:“婦人之摯,具榛脯,修棗栗。”《國語》也說:“夫婦摯不過棗栗,以告虔也。”《太平御覽》上說:“東門之栗,有靖家室。”利于家庭和美。栗子與“立子”諧音,是求子的吉祥物。棗、栗子、花生、石榴等,常有用在新婚桌上或帳中或新婦懷中,以求吉利的習俗文化。

桃原產在中國,具有中國的文化特色。在民俗、宗教、審美觀念中,都有其重要文脈。桃花紅、白、粉紅、深紅、爛漫芳菲,嬌媚出眾。中國人常以桃花喻美女嬌容,與女人有關的事也都常帶“桃”字。如,桃花妝,桃花運,桃色新聞等等。此文化東傳日本,日本的風呂場(浴池)也標明有“桃之湯”,“松之湯”(女浴池,男浴池)。但是人們卻都愛桃。俗信桃有靈氣,桃在三月如不開花,則預報火災。三月也叫“桃月”。中國神話中說桃樹是追日的夸父的手杖化成的。《山海經》載:“夸父與日逐走,入日,渴欲得飲,飲于河渭,河渭不足,北飲大澤,未至,道渴而死,棄其杖,化為鄧林。(鄧林即桃林)”。而《春秋運斗樞》又說:“玉衡星散為桃”。桃是神杖變的也好,是北斗星變的也好,總之都帶有神異。《太平御覽》引《典術》上說:“桃者,五木之精也,故厭伏邪氣者也。桃之精生在鬼門,制百鬼,故今作桃人梗著門,以厭邪氣。”桃制百鬼,鬼畏桃木。古人多用桃木制做種中厭勝避邪用品。如:桃印、桃符、桃劍、桃人等。自從五代后蜀時開始在桃木板上書寫春聯以后,春節時至今仍流傳著春聯習俗,只是改為紅紙材料。端午節,門上插桃枝,亦是桃可避邪氣的習俗觀念。此外,桃果有“仙桃”、“壽桃”之美稱。源自神話西王母瑤池所植的蟠桃,三千年開花,三千年結果,吃了可增壽六百歲的傳說。桃樹花美,果鮮,在習俗心理上可趨吉避煞,又少病害而易植,故為庭園綠地宅居所常值。

石榴

石榴又名安石榴。史載石榴乃漢武帝時,張騫出使西域從安石帶回,故稱安石榴。但馬王堆漢墓出土的醫典中卻記載早在西漢以前在中國即有石榴。古文詠石榴詞賦甚多。如,梁元帝《詠石榴》詩:“涂林應未發,春暮轉相催。燃燈疑夜火,轄珠勝早梅。”潘岳的《安石榴賦》中:“遙而望之,煥若隋珠耀重淵;詳而察之,灼若列宿出云間。千房同膜,千子如一,御饑療渴,解醒止醉。”在習俗文化中,認為“石榴百子”,是“多子多福”的象征。實際上,石榴花果紅似火,果又可解渴止醉,有美觀和實用價值,而廣為民居庭院宅房栽植。

屈原曾以《橘頌》歌詠了橘的形質品格。橘性因地氣而應變。《周禮。考工記》中說:“橘窬淮而化為枳,……此地氣然也”。橘有靈性,傳說可應驗事物。《廣五行記》說:“陳后主夢黃衣人圍城,繞城橘樹盡伐之。乃隋兵至,上下通服黃衣,未幾為隋攻城這應。”又有認為橘是北斗的天璇星變化來的。《春秋運斗樞》說:“璇星散為橘”。實際價值主要是果鮮美可食,皮核可入藥,植之有經濟效益。在民俗中,橘與吉諧音,簡化字通用桔字。以桔趨吉祈福。金桔可兆明。《中華全國風俗志》載有杭州一帶“元旦日,簽柏枝于柿餅,以大桔承之,謂之百事大吉”。

梅曾被中國視為國花(現已定為牡丹)。梅在冬春之交開花,“獨天下而春”,有“報春花”之稱。《花鏡》稱梅為“天下尤物”。有謂梅,瓊肌玉骨,物外佳人,群芳領袖。梅美喻女人,竹喻失,梅喻妻,婚聯有“竹梅雙喜”之詞。男女少年稱為“青梅竹馬”。梅的品格,傲霜雪,有“四德”之說:“梅具四德,初生為元,開花如亨,結子為利,成熟為貞”。梅花五瓣,象征五福:快樂、幸福、長壽、順利、和平。又合中國的陰陽“五行”金木水火土。壽聯常有“梅開五福,竹報三多”(竹葉三片),寓意吉祥。庭栽,盆景皆有觀賞價值。梅有“四貴”:貴稀不貴密,貴老不貴嫩,貴瘦不貴肥,貴含不貴開。故有“梅開二度”來形容美的恰當。故,稀、老、瘦、含為梅的美學“四貴”。此四貴常見于畫家的筆端。

蓮花

蓮為睡科水生宿根植物,別名很多:荷花、水芙蓉、芙蓉、水華、水蕓、水旦,藕可食用,可藥用,蓮子可清心、解暑、藕能補中益氣。《本草綱目》說:“醫家取為服食,百病可卻”。除實用價值外,蓮花在中國有深邃的文化淵藪。唐代將佛教立為國教后,蓮花備受人們敬愛。佛祖釋迦牟尼的家鄉盛產荷花,因此佛教常以蓮花自喻。《本草綱目》載:“釋氏用為引譬,妙理俱存”。佛國也指蓮花所居之處。也稱“蓮界”。佛經稱“蓮經”,佛座稱“蓮座”或“蓮臺”,佛寺稱“蓮宇”,僧舍稱“蓮房”,架裟稱“蓮衣”等等。蓮花圖案也成為佛教的標志。佛教的建筑、裝修、器物也都有蓮花圖案。在中國,蓮花被崇為君子,《群芳譜》中說,“凡物先華而后實,獨此華實齊生。百節疏通,萬竅玲瓏,亭亭物華,出于淤泥而不染,花中之君子也。”后有周敦頤的《愛蓮說》,影響深遠。《本草綱目》說:“夫蓮生卑污,而潔白自若;南柔而實堅,居下而有節。孔竅玲瓏,紗綸內隱,生于嫩弱,而發為莖葉花實;又復生芽,以續生生之脈。四時可食,令人心歡,可謂靈根矣!”蓮有一蒂二花者,稱并蒂蓮,以象男女好合,夫妻恩愛。喜聯常有“比翼鳥永棲常青樹,并蒂花久開勤儉家”等等。蓮諧音“廉”(潔)、“連”(生),民俗有“一品清廉”,“連生貴子”等諧音取意,但有的國家、地區的民俗文化不同,而不可忽視,如日本民俗對蓮花并不認為“出淤泥而不染”那么貞潔,而視蓮花為“下賤”之花。

芙蓉

芙蓉,蓮花類,分為水芙蓉、木芙蓉。木芙蓉又稱木蓮、地芙蓉、拒霜等。四川盛產,秋冬開花,霜降最盛。五代時蜀后主孟昶于宮苑城頭,遍植木芙蓉,花開如錦,故后人稱成都為錦城、蓉城。芙蓉耐寒,遇霜花盛,故又名“拒霜”。王安石《拒霜花》詩中:“群芳落盡獨自芳。”蘇東坡在《和陳述古拒霜花》贊有“千林掃作一番黃,只有芙蓉獨自芳”。芙蓉諧音“富榮”,在圖案中常與牡丹合組為“榮華富貴”,均具吉祥意蘊。

牡丹

牡丹屬毛茛科灌木。有“花王”、“富貴花”之稱。我國已定為國花。牡丹是中國產的名花,在《神農本草》中即有記載,很古老。牡丹品種繁多,在《群芳譜》中載有一八零多種,在明代薛鳳翔的《毫州牡丹表》中載出二六九種之多,并將牡丹分為神品、名品、靈品、逸品、能品、具品六大品類。據傳,唐玄宗觀牡丹時曾問及詠贊牡丹之詩誰作的最好,有人奏推李正封的詩“天香夜染衣,國色朝酣酒”佳句,后世便有“國色天香”之號稱。在《本草綱目》中謂有:“群花品中,牡丹第一,芍藥第二,故世謂牡丹為花王。”至宋代,洛陽牡丹已被推為天下之冠,遂有“洛陽花”之稱。牡丹花朵豐腴妍麗,周敦頤在《愛蓮說》中有“牡丹,花之富貴者也”名句,牡丹為“富貴花”的稱譽,也更加流傳。牡丹既然是國色天香的富貴之花,歷代名人雅士常以此命為書齋、園圃。如宋代周必大的“天香堂”、明代周王的“國色園”等。牡丹有美色和美譽,寓意吉祥,因此在造園中,常用以與壽石組合為“長命富貴”,與長春花組合為“富貴長春”的景觀。

月季

月季屬薔薇科直立灌木。是由十五種薔薇屬植物反復雜交而成的。我國有六百多種月季。花期特長,又名月月紅。《群芳譜》說月季“逐月一開,四時不絕”。楊萬里的《月季花》詩有:“只道花無十日紅,此花無日不春風”。月季原產在中國,據傳十八世紀八十年代,月季經印度傳入歐洲,當時值英法戰爭,為使中國傳入的名貴月季安全由英國傳入法國,雙方和談,護送此花。英國人至今奉月季為國花。我國的天津、常州等市立月季為市花。因月季四季常開而民俗視為祥瑞,有“四季平安”的意蘊。月季與天竹組合有“四季常春”意蘊。

葫蘆

葫蘆為藤本植物。藤蔓綿延,結實累累,籽粒繁多,中國人視作象征子孫繁盛的吉祥植物。枝“蔓”與萬諧音,寓意萬代綿長。民俗傳統認為葫蘆吉祥而避邪氣。端午節習俗,民間門上插桃枝掛葫蘆。現代氣功測試證明,葫蘆有隔絕氣場功能。民語有“不知葫蘆里賣的什么藥”,意即難以穿透葫蘆測視內中物品。從風水場氣分析,乃葫蘆的曲線外形狀含“S”形的太極陰陽分界線的神奇功能。因此常在風水化煞中應用。

茱萸

茱萸,氣味香烈,九月九日前后成熟,色赤紅,民俗以此日插茱萸,做茱萸囊。以此避邪。《群芳譜》云:“九月九日,折茱萸戴首,可辟惡,除鬼魅”。《太平御覽》引《雜五行志》說宅旁種茱萸樹可“增年益壽,除患病”。《花鏡》也說“井側河邊,宜種此樹,葉落其中,人飲是水,永無瘟疫”。圖吉祥,漢代錦緞有“茱萸錦”、刺繡有“”茱萸繡“。中國的重陽節九月九日民俗集會也稱為”茱萸會“。

菖蒲

菖蒲為多年生草本植物。多為野生,但也適于宅旁綠地中養植。《本草綱目》說菖蒲“乃蒲之昌盛者”。《呂氏春秋。任地》說“菖者,百草之先生者也”。民俗認為菖蒲其花主貴,其味使人延年益壽。中國古代認為菖蒲是天星的再生。《春秋運斗樞》云:“玉衡星散為菖蒲”。傳說人見菖蒲花當貴。據《梁書》載:太祖皇后張氏“嘗于室內忽見庭前菖蒲生花,光彩照灼,非世所有,后驚異之,謂侍者曰:”汝見否?‘,皆云未見。后曰’嘗聞見菖蒲花當貴‘,因取食之,生高祖。“有此神話傳說和記載,菖蒲在民俗中廣為喜用,視為避邪氣的吉祥草木。菖蒲有醫藥價值。《本草經》云:”菖蒲主治風寒濕痹,咳逆上氣,開心孔,補五臟,通九竅,明耳目,出聲音。久服輕身,不忘不迷,延年。益心智,高志不老“。《道藏經。菖蒲經》云:”菖蒲者,水草之精英,神仙之靈藥也“。”其藥以五德配五行,葉青,花赤,節白,心黃、根黑。能治一切諸風,手足頑痹……堅骨髓,長精神,潤五藏,裨六腑,開胃口和血脈,益口齒,明耳目,澤皮膚,去寒熱……“。

萬年青

萬年青又名千年菖,多年生草本植物。葉肥果紅,民俗視吉祥,建宅遷居,小兒初生,一切喜事常用為祥瑞象征。遷居寓順遂,嫁娶寓如意,生了寓長壽。中國畫中,織物圖案中常用萬年青形象。皇家喜用桶栽萬年青,寓意“一統萬年”。《花鏡》云:“吳中人家多用之,造屋易居,行聘治壙,小兒初生,一切喜事,無不用之,以為祥瑞口號”。是見傳統習俗,君民共愛萬年青。


上一篇:辦公室設計公司如何贏得客戶的關注

下一篇:辦公室裝修設計的幾點攻略,原來這就是區別!

相關資訊
快3和值专家推荐号码